写字/试色/偶尔写文
沉迷彩墨
半吊子
打tag好麻烦我们还是不要打了吧

Feanolfin无差,自己割腿肉自己吃。
求不逼点尖党写平尖

约稿/聊脑洞门牌号3314143755(你看lof又不能发表情包

我,似鸽杀手。
我,嘤嘤嘤。

Feanolfin/小段子之二:曼督斯奇幻之旅


warning:

·严重ooc预警。

·实在不喜欢蛇的孩子们请不要点进来。


·梦到费费变成了一条蛇,就这么写了。
(我一定是最近吸蛇吸太多)

·Feanolfin无差,当然你不理解为cp向我觉得也可以。

“我觉得有些冷。”蛇说。

他们寻了一处被人废弃的木屋过夜。精灵正拿着匕首,手脚轻快地剥下白日间狩猎得到的野兽毛皮,它们在硝制之后有助于保暖。蛇把自己的身体盘在精灵的肩颈出,只把头颅探出领口来,看着精灵工作。它想这样寒冷的温度让它的脑子都转不起来了,居然会说出这样直白而毫无修饰的话来。

精灵大概是太过于专注了。他起先没有什么反应,很久之后——也许不是很久之后,寒冷使得冷血动物的时间也变得缓慢了——他才往壁炉里添了几块木柴,又坐得离火焰更近了一点。温度的上升让蛇觉得舒服了很多,它把头搁在精灵领口的布料上,觉得昏昏欲睡。

真奇怪,它想,我完全不一样了。

它仔细地回忆着,竟想不起自己上一次感到寒冷和疲惫是什么时候了。在它——他还是个精灵的时候,他的灵魂里燃着不灭的火,这火焰驱使着他一路前行,唯有死亡才能,也确确实实地阻止了他的脚步。

可是我现在又变成了个什么样子?限制住我的是这个躯壳吗?可这里是曼督斯啊,能在这里自由行走的本就应该是灵魂啊。

“你不打算吃饭了吗?”精灵问。

蛇从沉思中清醒过来。它发现精灵已经把整张毛皮完整地剥了下来,又割了一块肉下来做今天的晚餐。剩下的部分可以放在木屋外面,寒冷的气温会帮助他们保存食物。精灵在屋子里翻到了厨具和调料,他手脚轻快地清理好自己满是血污的手,开始为自己准备晚餐。他把生肉分割开来,把一小部分放在桌子上,又把缠在他颈上的蛇摘下来(像是摘一条项链,蛇无来由地想到),放在桌面上,好让它不受干扰的进食。

“这很冷,”蛇说,“我会冻僵的。”

精灵眨了眨眼睛:“还记得你上次吃饱之后试图勒死我*的事情吗?”

“那不会再发生了,Nolofinwe。”蛇看上去甚至有些惭愧了,“我不会再被本能控制的。”它把自己缩成了一团。这当然不是蛇的习惯,冷血动物就算蜷缩成一团也不会温暖起来,这是精灵面对寒冷时才有的反应。

精灵想了想,把水囊用先前烧好的热水灌满,放在蛇身边。蛇便把自己挪到了水囊上,满意地在上面趴了一会儿。精灵注意到它无意识地咬着自己的尾巴尖,这样的场景还蛮有趣的,他不打算告诉蛇。

蛇花了一阵子才意识到精灵一直在盯着它,便转过头去,开始对付自己的食物。它把食物拽到自己面前,对精灵说:“看我做什么?准备你的晚饭去吧。”

当精灵开始享用自己的晚餐时,吃饱喝足的蛇已经昏昏欲睡了。屋子里安静下来,木柴燃烧的噼啪声变得格外清晰,伴着北风呼啸的声音和雪花落在屋顶上发出的细微声响。精灵在蛇的头顶上轻轻地摸了几下,蛇眯缝着眼睛,快要睡着了。

“希望明天是个晴天。”精灵说。

蛇含糊地应了一声。



*蛇在进食后会有一段时间的亢奋期,这里是芬熊身上残留了食物的气味,毕竟这个时候的蛇真的会傻到我吃我自己/我缠我自己(……

爬行纲真的,傻死了()


·说真的,有没有人觉得费费的内心os都好傻啊(……


评论(21)
热度(18)

© 青钰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